卬离

零凛中心!!奇人p_knp_日常卡文
(///▽///)

【零凛零】独占我的兄长(→2)

※骨科好久没粮吃,只能自产了。

※本文更新ing

※也许ooc总之我先放个预警。

______________

〖Ⅰ〗

   从小时候起,我就很喜欢我的兄长大人。

   因为我知道,不管我身处何处,不管我陷入怎样的困境中,我的兄长总会在第一时间出现。

   不管是不小心从树上摔下时,或是说在河里呛了水,亦或是落入裂缝中孤立无助时……只要有那个声音响起------

   “凛月,没关系的。”

   “兄长在哦。”

   只要听到了这句话----只要是他说的话,即使前一刻我处于冰天雪地万物萧然的灰败中,在这句话出现的那一刹那,我也会如乘风破浪的大航海家,披荆斩棘的勇士那般,离开波涛喧嚣荆棘横生之地,去往春暖花开生机盎然之处,重获温暖与光明。

   正如童话书里写的那般------每个任性的小公主身边都会有一位英勇潇洒帅气无比的骑士,时时刻刻保护她爱护她,为她守护温暖的小城堡,不让她受到一丁点儿的伤害。

   我是男孩子,所以自然不是什么公主啦。但是,如果那个童话里的骑士是兄长的话------我,当一小下下公主,也没什么问题的吧?

   我啊,愿意当骑士兄长大人一辈子任性的公主殿下。

   “我啊,愿意当任性的公主殿下一辈子的骑士大人。”

   那时天真的我以为,只要骑士和公主殿下永远在一起,小城堡,就永远不会崩塌。

   可是我从没有想过……有一天,公主会失去他的骑士。

〖Ⅱ〗

   大概是“邻国的王子殿下,出现在了公主身边”这样的剧情,在我身边真的多了一位红头发的姑且可以被称作是“王子殿下”的青梅竹马,真~君。嘛,虽然真君一直是这么看待自己,并反复强调这是他未来的理想职业,和努力的方向,但我坚持认为------想当厉害的王子殿下并抱回美丽的公主殿下的真君,其实深埋在心中没打算告诉任何人的理想职业是老妈子。

   他的言行已经出卖了他。

   嘛…比如说在我想这些的此时此刻,未来的老妈子殿下正努力的对着趴在他背上的我说教,大意是劝我不要总是依赖他,偶尔也应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之类的话。通俗点的意思就是:虽然我背你背得很开心但你能不能偶尔自己下来走一走给我点惊喜让我也体会体会那种“我家儿子初长成”的欣慰好不好?

   往常真君这么说教的时候我都是超----级认真的睡觉来着,毕竟真君的说教声永远是我最好的摇篮曲,即使是在我失眠(虽说还没有过)时我也依然能做到呼呼大睡。

   不过今天就算了。

   我拍了拍真君的肩示意他把我放下来,然后在他还没来得及说任何一句或惊讶或赞美的话之前打了个哈欠。

   “真~君,今天就送我到这里吧~♪”我对着他摆摆手,“剩下的路我自己走就好……呼哇……”

   “可是阿凛你今天很不对劲哦,在学校里也是,一整天恍恍惚惚的是发生什么了吗?”真君皱着眉头上下打量我,“可不要勉强自己哦?虽说你会想自己下来走我也被惊讶到了……”

   “反正马上就要到家了啦~没事的……呼哇……”我从他手上接过自己的书包摇摇晃晃的往家的方向走去。“那么明天见……”

   以真君老妈子的性情大概是会先担心的注视着我飘一段路,然后他自己再皱皱眉头回家,所以我不用担心真君。

   现在更令我在意的是另一件事。

   我今天,真的有点心神不宁。

   妈妈昨天告诉我说,那个他,我最喜欢也最反感,最依赖也最抵触,最亲近也最陌生的他------

   “你哥哥明天就回来了哦♡”

   回来了。

tbc…………

【零凛】穿……婚纱?!

#朔间零112生诞贺#
#濑名泉112生诞贺#

*(假装有泉岚)实际上是零凛
*标题无力所以无视就好
*课堂小产物 请怀着…包容的心来看
*(我写的很高兴就是了)
*交往后设定
*食用过程中若有不适请迅速离开灾难现场
*不知道说什么了所以别废话了(?)
*ok?
*let's go!
*祝食用愉快ヾ(*´∀`*)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日新闻播报:"著名偶像和模特 濑名泉与鸣上岚将于x月x日在巴厘岛大婚!"

   "唔,那不是挺好的吗。"朔间零端着自己和弟弟兼恋人的杯子走进房间,笑了笑,露出了嘴里的小尖牙,"巴厘岛可是个好地方啊,话说——鸣君是会穿婚纱的吧。"

   “是的。”还赖在床上的朔间凛月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高兴的情绪。他把手机扔到一边,低迷的把脸埋在了枕头里。

   “凛月~怎么了?”零把杯子放到床头柜上后,就爬上床,趴到凛月旁边,把头贴上弟弟头,亲昵地蹭了蹭。

   “……”

   “凛月!耳…耳朵怎么这么红!难道是发烧了?!快…快让兄长摸摸!”

   “我们结婚的时候……”

   “唉?!”

   “谁来穿婚纱呢?”

   "!"突然被提问的某老人愣住了。

   “呐,兄长……”凛月的声音从枕头里闷闷地传出来,听在耳朵里有种轻微的不真实感。

   “果然兄长还是穿西装比较好吧…那我就穿裙子…当…兄长的新娘子……吗?”凛月的声音越来越小。

   趴在他身边的人并没有什么动静。凛月以为是自己声音太小,以至于零没有听清楚自己说的什么,满脸通红的抬起头来准备对零把话重复一遍。等他小心翼翼地把头转过来时,却发现对方的脸已经变成了他平日里最喜欢喝的番茄汁的鲜红色,呆滞的眼神直愣愣盯着自己,嘴里还不停的念着“凛月……婚纱……”

   凛月眼睁睁地看着兄长的身体无力的缓缓向后滑去,最后“咚”的摔在了地上。

   他赶紧扑向床边:“兄……兄长!你脑袋怎么冒烟了冷静点啊喂!!零……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码字好累的)所以先放(本来准备当成)小彩蛋
让咱慢慢的码字吧
发誓咱的文已经洗白白躺在床上就差码上来了
我真的有认真写贺文(怎么说咱也是个零p&栗p)
是的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如果能让你开心真是太好了
我会很高兴的!!!
最后祝老零(和泉总)生日快乐( ˃᷄˶˶̫˶˂᷅ )
那么我会更加努力的!

【零凛】他的猫

*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总觉得应该说些什么
*课堂小产物
*不管有没有ooc我很开心就对了
*人和猫(?)
*非战斗人员请迅速移步左上角
*如果以上ok的话……
*那就let's  go!!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朔间凛月曾经在3岁的时候捡到过一只猫。

   那是一只很漂亮的猫,无一丝杂质光滑亮洁的黑色毛发,红宝石般的眼睛清澈净底。和凛月对视时不卑不亢,也没有迅速转身跑开。在凛月伸出手时,很自然的把脑袋凑过来在他掌心蹭了蹭。

   很可爱。

   那只猫和凛月一起长大。他们一起做那些大人们不太喜欢的事情:上树摘果,下河摸鱼,爬到屋顶上看日出与夕阳,晚上在同一张床上相依而眠。

   凛月的父母也很喜欢那只猫。不仅仅是因为它好看,也因了它的乖巧懂事,知道在恰当的时候做恰当的事情,不会刻意去讨好主人,会发出好听的"喵喵"声,悦耳极了。所以他们很鼓励凛月养那只猫,甚至鼓励儿子为它冠以自家的姓,叫它"朔间零"。

   那只猫,是凛月最喜欢的同伴,甚至说,最喜欢的,超越家人的存在。

   可惜的是,在凛月12岁时,那只猫 消失了。正如它突然出现那样,它离开的时候也是突然的,无声无息,没有让人知道。

   凛月很伤心。他疯狂的寻找那只猫,那只名叫"朔间零"的重要的小猫,很久很久。

   他从树上找到河底,从屋顶找到地下室。可是到处都没有那只猫的踪影,他找不到它了。即使是他不停的呼唤着它的名字,拿着它最喜欢的小番茄鱼排,它也依旧没有眨着那双红宝石眼出现。

   它……没了。

   凛月的父母也很伤心,为那只他们喜欢可是消失了的猫,也为失去了心爱之物的儿子。可是劝说与安慰都无用,他们只能看着最亲爱的儿子一天一天慢慢消瘦下去,变得沉默寡言……却什么也做不了。他们唯一能做的,只是日日向神明祈祷,希望神明能让儿子能早日好起来。虔诚的,一遍又一遍。

   三年过去了,那只猫还是没有回来。

   唯一好的一点是,凛月终于又能开心的笑了。他做着正常高中生会做的事情,和同学打打闹闹,微微笑,去给小动物喂食,帮兄弟去追喜欢的女孩……但是他仍然会在静下来的时候陷入名为"想念"的漩涡中。他从没有忘掉过那只猫,那只曾经只属于他的名为"朔间零"的猫。

   他是如此思念着那只猫,以至于当他在路边遇到那个蜷在路边的黑发美少年时,他以为那就是他的猫。

   太像了。一样的看起来就很柔软的毛发,一样的让人仍不住会深陷其中的红宝石般的眼睛,一样的……感觉。

   少年正在难过。

   “我……回不去了,没有家了。”在凛月伸出手时,少年很自然的把头靠过来放在凛月手上蹭了蹭,就像一只小猫一样。

   凛月突然想起了他的那只猫在被父母说“哎呀,胖了三斤啊,小零。”的样子,尾巴耷拉在身后,垂头丧气,让人怜惜不已。

   而少年现在难过的样子简直和它一模一样。

   他想带他回家。

   “那你要跟着我吗?跟着我回家。”他揉了揉少年的头,软乎乎的,手感真好。

   少年蓦地抬起头来,眼睛里仿佛有什么东西点亮了一般。他眯起眼睛微笑,突然就扑进了凛月的怀里,在他脸上很响亮的"吧嗒"亲了一口,笑咯咯地说了声"好!"。语气明快得像一只正向主人撒娇的小猫。

   过了三年,凛月这次终于是真心的笑了。

   "唔,我是朔间凛月。你呢…你叫什么?"

   "零!朔间零!!!"

   "是吗……那我们走吧,零。"凛月把自称为"朔间零"的少年拍了拍,想让他先起来,这样自己就能站起来了。然后回家,回到我身边。他在心里补充道。

   "…嗯!还有……我喜欢你!"

   三岁那年,朔间凛月捡到了一只猫,他叫它"朔间零"。

   十二岁那年,那只猫离开了。

   十五岁这年,那只猫还没有回来。但是他捡到了另外一个"朔间零",是会大声说"喜欢他"的朔间零。

   他也喜欢他。

   所以他们会一起好好生活下去的。

   直到世界尽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感谢坚持到这里不嫌弃我这垃圾文笔的你
若是你能喜欢的话  那我会更开心的
【比心心】ヾ(*´∀`*)ノ

【零凛】小小年纪不学好喜欢什么朔间凛月!!!


“朔间前辈,又送来一个病人!”

听到这句话,朔间零急忙放下手中的杯子,向声音的来源方向走去。

“病人情况怎么样?”他一边戴手套一边问他的助手。

“还是和之前的几位一样。据说在昏倒前都是大呼了一声‘啊Ritsu——可爱ớ ₃ờ!!!’ ”助手叹了口气,“真是的,小小年纪不学好,喜欢什么不好,偏偏喜欢什么‘朔间凛月’,又被可爱'死'了吧……”

零只是低头笑了笑。

麻利的处理完病人的事情后,朔间零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拉开抽屉,里面有几张“朔间凛月”的照片和几本写真集,另外还有一个小盒子,上面有着“速效救心丸 特制版”的字样。

他取出盒子,快速从里面拿出一颗药丸放进嘴里艰难的咽下,感觉到心跳渐渐平静下来,才慢慢呼出一口气,向后倒在了椅子上。

歇了一会儿,他伸手把照片拿过来,慢慢的抚摸“朔间凛月”的脸,突然用力的把照片抱在了怀里—————

“啊啊——真不愧是吾辈亲爱的弟弟!!真可爱真可爱!!!!
唔Σ(ŎдŎ|||)ノノ!吾……吾…辈…的…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灵感来源于一张es表情包…
"唉   喜欢什么不好  非要喜欢什么xxx  你看你  又被可爱死了吧 "
(我觉得挺可爱的hhh)